城堡里的女巫

不定期在线的抽风写手+发图手,一般站官配,bg,以及骨科,另外也会吃一些戳到萌点的bl。爱好剧,爱好电影;爱好全世界各国的古装相关。偶尔也会萌萌演员,且主要舔颜。

调整《红桃金钟》相关设定通知


昨天在dc官网看到咯噔儿子小詹姆斯.戈登的故事我简直迷之姨母笑。但笑完之后整个人又开始闹心,因为红桃金钟的设定可能要为此大改,虽然整个故事也会因为这个孩子的半途加入更加精彩。


细看这孩子的英文故事简介大概就是:不知道为点什么想不开的事情他和他亲妈一样杀人犯疯,然后全家人果断送他进阿卡姆接受爱的教育与反派培训。别的警察或者老爷怎么样他根本不管,一辈子除了气死亲爹咯噔,就专注折腾他姐姐蝙蝠女孩一百年。后来为了保护姐姐跟上姐姐在哥谭魅影里的步伐,一度好像还加入自杀小队短暂的改邪归正过一段时间。


这样一看咯噔一家就是典型的儿子像妈,女儿像爹。大芭芭的偏执给了儿子,咯噔的正直给了小芭芭。看到芭芭拉.基恩后继有人莫名有点小欣慰。对于咯噔,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叫你丫当年拆散我哥谭疯爱骨科,结果你儿子自己也走上了这条杀人越货离家出走爱姐成痴的不归路。


至于这孩子说喜欢沃勒才入伙小队的这种奇葩入队理由……


对不起,我不是颜值歧视。(好吧,我就是)我认可金子一般的真爱之间没有阻隔,但无论是漫画动画以及真人电影里沃勒女士的年龄和老谋深算的性格,还有小詹姆斯.戈登自身的反社会心态,抱歉他这个中二少年脑子一抽才想出来的借口我是打死也不会信的。就算恋母情怀突然爆发,他不能找其他成熟独立的美貌御姐吗?要知道哥谭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类优秀女孩。而且黑骑电影里这孩子一头金发可爱精明,明显具有和稻草一样成年之后走入颜值巅峰的家庭基因优势,那么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也就不得不浮出了台面。


他,詹姆斯.戈登二世,家庭成员里哪一个单拎出来都是很有牌面的著名哥谭子世代。阿卡姆反派技术学校出来的新一代青年技师,邪魅帅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丑爷见了也会对他笑的幸运儿。顶着学校里各种优秀的学长学姐通过与老爷一次次的绝命battle,一拳一脚拿命在哥谭市打拼出来的“见到阿卡姆的你就嫁了吧”的学校光环,得是怎么恋母和将就以及眼瞎才需要这样委屈地暗恋一个疑似已婚且在哥谭里正反方都想喊打的阿曼达.沃勒。


所以孩子,你当年就是想姐弟永远在一起然后被你爹地咯噔和姐夫夜翼一起踹出家门的吧?小小年纪的思想却这么危险,太(喜)不(闻)好(乐)了(见)。


目前,初步将咯噔一家的改动预留到全文后半部分,保留小芭芭的故事基础上加入小詹姆的情节。番外《疯帽漫游》里疯帽去世的年龄因此相应上调10岁,稻草后续不顾艾薇劝阻在哥谭搞事的年龄也相应上调,大芭芭去世的前后因果我会进一步完善修正。以后除了像这种针对全文篇幅的巨大改动会特别罗列,其余正文番外调整修改皆可见正文后注释详解。


关于毒猫这对小可爱:

知道吗?我依然还是曾经的那个我,而你还是当年的那个你吗?

如果你还是当年的那个你,请记住我们在一起度过的每分每秒。因为和你在一起彼此依偎的时光是我身上仅存的可以用来判定未来幸与不幸的依照。

第五季预告里惊喜闪现的疯帽匠杰维斯并没有和好友稻草人乔纳森.克兰一样单干,而是继续和瓦勒斯卡家的人纠缠不清。

又或者他仍旧安心地做着那个无人可以控制的木偶随时准备暗地捅刀……

时至今日,为妹妹复仇的执念仍是他生存下去的动力但早已不是使他生存下去的唯一。

大家放心,《红桃金钟》这篇借着疯帽兄妹视角看哥谭的大群像长篇我没有忘。在这里先对有一直等我更文的小伙伴说声对不起,近期我因为个人工作等其他原因以及想等《哥谭》出第五季的时候梳理一下大方向情节与剧情的关系暂时没有动笔,非常抱歉。

我不是很有天赋的写手,写完再改大纲那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不等主剧情贸然更文的话,写过长篇连载的小可爱都知道需要调整细节的地方就会变得比让你再写一个大纲还要艰涩无比。群像戏的迷人以及他的不可爱之处就在这里凸显得淋漓尽致。

所以趁着《哥谭》第五季开播的时候我会接着更新正文与相关番外,争取在一段时间内一气呵成的写完。在保持周更的基础上争取日更。为了我爱的本尼,疯帽女孩必须元气满满。

最后,北极圈的孩子孤单,弱小,无助,可怜。求红心,求评论,求一起萌的同好。

你大佬毕竟是你大佬,即使我们还是一群孩子,那也是正经大佬。

前八张安利向,后两张的少爷和艾薇是我在得知哥谭开播时以及看完更新后的真实心情写照。等待,满足,不舍,铭记。最近一段时间疯狂做图产粮不解释。

艾可,一个因为版权只能疑似哈莉而不能真正作为哈莉的girl,本季最喜欢的孩子没有之一。像她这样的大佬新生代代表着哥谭市未来最悲哀的前景,但谁敢说这样苍丽的悲剧不是另一种被撕裂到极致的美呢?

艾可,瓦勒斯卡兄弟,艾薇,毒藤,小猫在本该与世界为善的年纪作下恶,到底是像萨斯、雨果、帽子这样已经被哥谭的罪恶侵染到连犯罪的初始动机都想不起来的恶人蓄意引导与妄害的错,还是哥谭这个万恶之源的环境出了问题。这个鸡生蛋蛋生鸡的终极辩证就像永远缠绕在这片土地的诅咒一样环绕在哥谭每一个人的心里。

毫无疑问这些年轻的大佬们也爱着这个城市,但必须是以他们自己特有的方式。无论是终将成为少爷的老爷,还是这些在哥谭的犯罪史上罄竹难书的罪人。

另外说点轻松的话题,小稻乔纳森.克兰大概是整个哥谭里除了老爷之外明明可以靠脸吸饭却偏偏要靠才华的倔强中二少年。我看哥谭第五季第一集他和戈登打戏的时候只有这些感受:

你把你那破头套给我摘了!摘了!摘了!

长那么帅一张脸现在不好好用非得长大后在黑骑电影里秀!就算现在将将用了点脸吧,五季将近80集的剧统共露脸两集,两集还都得罪灯光师不开灯,你知道喜欢你并给你为爱做图的人内心是有多崩溃么!

哥谭村实事


看微博的小伙伴们以及相关剧照对哥谭第五季前三集的剧情的一些感受/想法,划掉,脑洞乱开,瞎jb写,全员存活,文娱圈au,又名为了修桥引发的血案。

老爷,企鹅,索大小姐,芭芭,短暂的做过演员,现在是娱乐公司老总;

谜语,小莱,脱口秀等综艺节目的王牌主持人;

小猫和杰罗麦的秘书艾可(疑似小丑女),钢管舞舞蹈家;

瓦勒斯卡兄弟,行为艺术家摇滚歌手;

稻草,毒藤,街头画家兼歌手;

急冻人,萤火虫,贝恩,行为艺术家,喜欢挑战吉尼斯记录的那种;

疯帽兄妹:魔术师兼歌手




一发完,有没有后续随缘吧。





1.

哥谭村里通向城里的唯一一座大桥被村里著名行为艺术家及摇滚天王杰罗麦.瓦勒斯卡和他的秘书艾可炸了,然而大家非但不团结一致的修路致富,还在村里没完没了的就村里未来的艺术走向频繁约架。

“我觉得现在的哥谭村不是曾经的哥谭村了,它现在的流行趋势已经不是我们所能看懂的。”塔比和布奇在旅行结婚之前曾这样对哥谭报的记者感慨道。



2.

村警长咯噔和助手哈维天天为了村里的和谐跑断了腿还没有加班费,唯一让村警长咯噔觉得欣慰的是他的前女友芭芭依然还是爱他如火。她还要为他们即将复合这一喜事投资一部根据詹姆斯.戈登生平所改编的动作喜剧电影《那些年,我单挑过的高手》。



3.

村里首富的女友小猫代替少爷去罪魁祸首家里要大桥维修费(因为大桥是村首富布鲁斯家以前建的),讨债未果不说反被对方小秘带人围殴。



4.

哥谭村首富讨债后续:

“要钱可以,将来我和我弟弟举办化学池主题演唱会的时候帮我全村现场直播,且要大力支持。”,作为一个优秀的人民艺术家杰罗麦后来还是爱惜自己的羽毛态度缓和了些,转而让他的小秘书带话给对方的橘猫。

“支持当然可以,他们兄弟俩的表演专辑我也早买了一摞子了。但是他合同中说让我女朋友和他秘书一起给他在演唱会现场跳钢管舞就是不行!”

如果没有阿福管家的阻拦,布鲁斯.韦恩差点在采访时摔了记者的话筒。



5.

“现在的人就是没有什么耐心,饭都吃不好还搞艺术。抢什么吃的,打什么架,不会像我一样自己种粮食,自己调植物染料。你看看小猫,自从吃了我的果实从此活蹦乱跳,舞蹈进步贼快!”毒藤一边接受村记者的采访一边不解的表示。


6.

“有毒!有毒!总有刁妃想要害朕!”

“救救我啊,我只是个无辜的少年!”

镜头另一边,不停跑向厕所的稻草对着摄影机方向大喊大叫。



7.

“哦,我不得不在他的饭里给他一点教训,谁叫他现在出门搞传销招小弟往墙上涂鸦都不带我。你要知道外貌姐弟恋但精神兄妹恋对我们双方的压力都是蛮大的。”

面对记者探寻的目光,艾薇这样解释道:“我们以前在奈何岛的街头约会时他对我一直挺好,后来他去村里的艺术学校阿卡姆旅游一圈交了坏朋友就变坏了。对!我就点名道姓了!瓦勒斯卡们,疯帽头,你们有本事抢男人,你们有本事开门啊!”



8.

村记者看着突然发狂的毒藤偷偷对后面的摄影交代:“回去以后这段直接寄给娱乐版。”



9.

提到哥谭村的近况,操碎心的村支书兼全村第二富的企鹅几度在镜头前热泪盈眶:

“说了多少次了,村里这届不行,让他们选我当村长非是闹意见。唉,我当初就不应该为了艺术在哥谭村打拼,更不应该为了爱情就放弃演戏转到幕后搞娱乐公司,这样我的父母也不会天天说我不务正业,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如果我不沦落到这样一个伤心的地方我也不会过得这么辛苦,如果我不过得这么辛苦……”



10.

而提到村支书的感情近况,他则愤怒地对记者表示:“我有钱有实力,追我的人从村头排到村尾,他居然不娶我选择去搞综艺!”



11.

在支书的强烈要求以及记者强烈的好奇心下,记者找到这名让支书爱不得恨不得的前男友。提到他的前任,哥谭村著名主持人狗谜同样激动地控诉:

“人格分裂是一种高雅的艺术!谈什么恋爱谈恋爱 不知道哥谭村现在的艺术水准与文化水平倒退一百年了吗?他说我什么?法医?解刨?半路出家?我医转艺不行啊!”

“医转艺当然没问题,但是他谜鹅段子的篇幅能不能在脱口秀讲稿里缩减一些。每天吃夫妻结婚离婚再复婚的狗粮很影响我的工作情绪,我们这个节目又不是隔壁漫威屯的情感专栏《德国男友再爱我一次》,还有魔法县的《我不做黑魔王的这些日子》。”

“顺带从专业角度说一句,魔法县节目第一季老邓现场演示如何家暴老格,还有老格现场吃醋小牛都非常有趣,更别提面包组与马戏团组克纳,每一期我都能学到新知识。可惜它的第二季真心水,主讲老伏这个衣品比第一季的老格差远了不谈,内容也不像以前那样侃遍欧洲只局限在英国。尽管副讲德哈与罗赫、布潘,这些新晋小辈的cp互动倒是不错,可他们能不能记得那是个吐槽节目!”

“唉!虽然马里奥曾经也说实在不行辞职他养我,但那也不叫个事儿啊。”

小莱在整理稿子的时候仰天长叹,深深为自己的职业前景感到担忧。


12.

哥谭村支书后来闻言只是微微一笑,立刻打电话给村里电视台。

“编导,黄金档的脱口秀谜语猜猜猜就转到深夜档吧。你问那最新的黄金档放什么,最近瓦勒斯卡兄弟炸桥的事儿在村里大火带动了人体艺术栏目,就立刻安排一个!会不会来事儿啊你!人选?我看贝恩那小子,他就很有前途嘛!”



13.

无缘无故就火了的贝恩觉得有点蒙,但既然上头让他好好干他就好好干吧。至于什么夫妻吵架,连他家养的哈士奇都嫌,在他想红的强烈愿望前这些都不算什么。


14.

接活接到手软的冻萤夫妇一下子有点适应不了这样大的工作量,但总体还是挺开心的。

“我们最近在准备冰火20重天6.0大型户外艺术表演晚会,还有很多幕后工作需要准备。”萤火虫布丽姬特比较实际,首先说出了他们夫妇二人的近期规划。

相反,维克多因为能力的原因就比较理想化。他不仅喜欢冰山和泰坦尼克,他也有自己的期许:“现在是哥谭村艺术界百花齐放的时代,我们的确需要抓住机会。但是我和萤萤还是希望村里先把路给修了。要想富,先修路嘛。”

当记者进一步问起户外表演晚会的事情,夫妇两个补充说明,本次晚会所得善款将全部捐给哥谭村里用于修路事宜。



15.

“索菲娅的术后护理有许多地方需要专人照顾,让她保持身心愉悦是重中之重。村里的任何新节目我都想带她看看。我想告诉她拍戏受伤做手术不要紧,她还有我。”萨斯掏出一沓子好友送给他的户外表演晚会vip座位票,从杂技到乐队应有尽有。

“而且现在的工作也不太好找,贴身护理就贴身护理吧。我年轻时候也和法总和企鹅他们搞艺术,可头发眉毛都掉光了我也没红。现在的年轻人可是赶上村里发展的大好时候了!”

但当记者询问他到底是索菲娅的哪种贴身护理时他却语焉不详、支支吾吾。除了索菲很好很优秀,他们最喜欢在一起看《保镖》那个电影时,什么也问不出来。



16.

“在我演戏受伤之前他们说我索菲娅是个花瓶,不背台词只靠配音演员,僵尸脸,法天宝,给我取各种难听的外号。而现在作为哥谭第一大娱乐公司冰山影视的第二大股东我想和以前那些看不惯我的人讲,‘我就靠我爹法总了,我天生白富美,有本事你咬我啊!’”

坐轮椅养伤并且又偷亲了萨斯脸颊的的索菲娅.法尔科内今天也是超自信的。



17.

“抢她男友稻草,笑话!我疯帽子是那样的人么?”

在后续的跟踪报道中,记者就毒藤艾薇男友被抢一事采访村里著名变戏法大师杰维斯.泰奇先生。

“是啊,你就只会抢我的蛋糕。”

爱丽丝一边坐在电视机前看他哥哥的最新专辑《阿卡姆不眠夜》一边吐槽道。

“乖!哥再给你买套哥特萝莉服,只要你不学瓦勒斯卡家的艾可化那个把脸涂到煞白的妆。”

爱丽丝拿下杰维斯按在她头顶的手,然后她递到自己的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18.

“不过还是先修个路吧。”

看完专辑咬完人的爱丽丝恢复温婉本性的一边替她的哥哥和记者往杯里续茶一边认真的建议道。

“民风淳朴的地方就应该让他们无知的外地人多来主动学习学习。”



19.

被问到演唱会主题的选定时,瓦勒斯卡兄弟异口同声地喊着:

精分算什么?跳楼才是最伟大的艺术!



20.

在得知女友已经和对方的钢管舞领舞艾可为演唱会彩排时,布鲁斯.韦恩再次愤怒地宣告:

“还是那句老话,我,布鲁斯.韦恩,是绝对不会让我的女友赛琳娜去给瓦勒斯卡家伴舞筹钱修大桥的。”

几个月后看着哥谭村新建的大桥,带头剪彩的少爷:

“嗯,真香!”

爱是如此强烈,然后燃烬殆去。

秩序邪恶无疑了。

横写宿命:

开膛玫瑰爱丽丝:

中立的那一排和邪恶的前两个 都是我【。

刀切糖醋肉: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ᕦ(ò_óˇ)ᕤ“

深海渔夫:

您们觉得呢hhhhh

我大概是秩序善良还有混沌邪恶【如果我喜欢你那我就会变成中立邪恶】

祀泠泠【今天也想欺负护法小哥哥:

大概是中立善良【我这么甜,你们要多珍惜我( ˙-˙ )

寒辰瀑:

我有预感我是最后一个

嘿咻-日日夜夜等说难爸爸投喂:

内个……。

我想吃牛肉粉:

试试 笑死

蛰伏。:

那个...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多希望这是一场真正的父女会面。兄不知妹,妻不知夫,何其悲哉而诡异的侯爵一家人。

法尔科内之死(下)

得到什么亦将失去什么,为无穷的欲望买单的代价也将在未来一一展现。

其实个人对索大小姐第四季的结局不太满意,总觉得有点写崩了。索菲娅是心中有爱不假,但与戈登这份若有似无的暧昧并不足以让她失去理智,丢掉她好不容易换来的一切。而且漫画里索菲娅.法尔科内的角色原型子承父业冷静至极,并非这样感情用事的性格。

窃以为,索菲娅.法尔科内的审判理应由萨斯这样与法尔科内家族联系极为紧密的人来执行。

因为能审判一个法尔科内的也必须是一个法尔科内,换言之必须是一个深谙黑道规则的局内人来对她处以极刑。剧里用戈登和小莱这样的局外人来做多少有些偏离索菲娅大逆不道的初衷,报的只是私仇而不是公仇,凸显不出索菲娅为了强行使哥谭新旧更迭而弑父这些蕴含在背后的深意了。

S4  E11  法尔科内之死(上)

临近周末扒法尔科内之死多少有些痛苦,但为了不偏不倚地评价索大小姐,父女争执这场戏必须提上一提。

就像我在《红桃》一文的番外《黑白格律》初步提到的构想一样,索菲娅从小到大所承受的很多东西是主哥谭视角根本涉及不到的,既然我们都看不到她的全部,对她的突然弑父缘何苛责?

别人眼中的卡曼.法尔科内或许是一个合格的哥谭大佬,但是对于索菲娅兄妹他可能恰恰就是一个把他们扔到南方不闻不问的冷酷男人。是他前半生执掌哥谭的意念让她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庭,失去了最爱她的哥哥,塑造了她偏激而强势的性格终于毁了她的一生。那么对于这样一个父亲,这样一个环境,她激烈地用自己的方式去予以回应不恰恰是合情合理的吗?

我相信索菲娅弑父的主意不是蓄谋已久,而是因为这次谈话后被父亲从头否定到脚的临时起意,即激情犯罪。既然你始终认为我不如你没把我当成女儿,那我亦斩断亲缘顺势上位。索菲娅这样想了,最终也这样做了。

希腊神话中宙斯弑父变成神王,索菲娅弑父化身哥谭新王,卡曼的死亡其实意味着哥谭全面的分崩离析,有一定的象征意味。

而对于剧情里的索大小姐,她违背了做人子女的基本底线最后受到变成植物人的惩罚只能说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但这并不能说明这段从来就不健康的父女关系足以抵消卡曼在剧情外的地方对索菲娅做过的恶,能让我因此草率断言索菲娅弑父的行为是过分的,是错误的,是罪大恶极的。

不知晓前因便不可评其结果,否则一定偏颇。同样,索菲娅弑父这件事缺乏索大小姐视角,贸然认为她错的观点我尊重但不会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