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里的女巫

吃的东西很冷很杂,饿急了或者手痒了会化身自给自足且不定期在线的抽风写手+发图手。爱好剧,爱好电影;爱古装,爱好演员。

多希望这是一场真正的父女会面。兄不知妹,妻不知夫,何其悲哉而诡异的侯爵一家人。

法尔科内之死(下)

得到什么亦将失去什么,为无穷的欲望买单的代价也将在未来一一展现。

其实个人对索大小姐第四季的结局不太满意,总觉得有点写崩了。索菲娅是心中有爱不假,但与戈登这份若有似无的暧昧并不足以让她失去理智,丢掉她好不容易换来的一切。而且漫画里索菲娅.法尔科内的角色原型子承父业冷静至极,并非这样感情用事的性格。

窃以为,索菲娅.法尔科内的审判理应由萨斯这样与法尔科内家族联系极为紧密的人来执行。

因为能审判一个法尔科内的也必须是一个法尔科内,换言之必须是一个深谙黑道规则的局内人来对她处以极刑。剧里用戈登和小莱这样的局外人来做多少有些偏离索菲娅大逆不道的初衷,报的只是私仇而不是公仇,凸显不出索菲娅为了强行使哥谭新旧更迭而弑父这些蕴含在背后的深意了。

S4  E11  法尔科内之死(上)

临近周末扒法尔科内之死多少有些痛苦,但为了不偏不倚地评价索大小姐,父女争执这场戏必须提上一提。

就像我在《红桃》一文的番外《黑白格律》初步提到的构想一样,索菲娅从小到大所承受的很多东西是主哥谭视角根本涉及不到的,既然我们都看不到她的全部,对她的突然弑父缘何苛责?

别人眼中的卡曼.法尔科内或许是一个合格的哥谭大佬,但是对于索菲娅兄妹他可能恰恰就是一个把他们扔到南方不闻不问的冷酷男人。是他前半生执掌哥谭的意念让她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庭,失去了最爱她的哥哥,塑造了她偏激而强势的性格终于毁了她的一生。那么对于这样一个父亲,这样一个环境,她激烈地用自己的方式去予以回应不恰恰是合情合理的吗?

我相信索菲娅弑父的主意不是蓄谋已久,而是因为这次谈话后被父亲从头否定到脚的临时起意,即激情犯罪。既然你始终认为我不如你没把我当成女儿,那我亦斩断亲缘顺势上位。索菲娅这样想了,最终也这样做了。

希腊神话中宙斯弑父变成神王,索菲娅弑父化身哥谭新王,卡曼的死亡其实意味着哥谭全面的分崩离析,有一定的象征意味。

而对于剧情里的索大小姐,她违背了做人子女的基本底线最后受到变成植物人的惩罚只能说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但这并不能说明这段从来就不健康的父女关系足以抵消卡曼在剧情外的地方对索菲娅做过的恶,能让我因此草率断言索菲娅弑父的行为是过分的,是错误的,是罪大恶极的。

不知晓前因便不可评其结果,否则一定偏颇。同样,索菲娅弑父这件事缺乏索大小姐视角,贸然认为她错的观点我尊重但不会认同。

情到深处且正常的腐向我接受,但为腐而腐故意卖腐请恕我接受不能。

修竹老爷:

        关于ky的事,作为bg党在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发展成这样病态的以同性恋为时尚为信仰为荣誉的时代,压力很大,我不反对啊很美好啊我也有吃的cp,但是仿佛异性恋变成了罪过,不管在哪个平台发布作品都有人问为什么不是bl,甚至盗用的营销号评论下方也是如此,十分讽刺,我憋了很久,以至于今天的一点就着,连发两条挂人动态,实属失态。
         给大家的好心情造成了影响,我给大家道歉,我会去把那几条评论删掉,也谢谢帮我说话的孩子,各位权当无事发生各自安好。

【多cp】错爱(一)

国庆节期间里码的脑洞和如山私设的致郁集合体,融入一些蝙蝠侠系列电影与游戏的设定。三发完,多cp向,写嗨了不管不顾,欧欧西勿怪。疯爱,雨帽,冻萤,稻帽,毒稻的tag洁癖误入。



挖坑是啥?填坑是啥?不知道。






OOC预警






1.镜像

爱丽丝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逃离杰维斯的。

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抗他无果到继续反抗的死循环爱丽丝记不清了,但她清楚地记得使他们兄妹真正分离的起因。

一件被她哥哥扔在旧箱子里的牛仔上衣。

那天,与流浪魔术师杰维斯临时在哥谭落脚的她鬼使神差地打扫了他从不允许她打扫的哥谭旧居;然后她鬼使神差地走到老房子的地下室,再然后她打开了地下室里一个落满灰尘的旧箱子拿出那件看起来七成新的衣服;最后她穿着这件衣服站到家中一面镶着金框的巨大镜前。

对着镜子里满脸戾气的娇小女孩,她缓缓扯掉了头上绑的死紧的黑色头绳散开了一头黑中带黄的头发,有如杰维斯.泰奇童年时期的复刻。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忽然醒悟到她那罪恶的兄长也不是生而如此,她完全还有选择另外一种人生的权利。

看过镜子里的自己并牢牢把这个形象刻在心底以后,她愤而找了一把剪刀剪碎了行李箱里他买给她的所有可笑至极的娃娃装。于是,当天晚上她被杰维斯以不尊重他为由殴打和强占。从那以后,兄妹间的感情和耐心也渐渐被他们双方一步步磋磨到难以转圜的地步。

如今,穿着牛仔套装的爱丽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梳子重新挽起了被她一直散开的长发,而围绕在她周围的则是熊熊烈火与无数死相怪异的人们。

“我等着你来找我,哥哥。”

她与杰维斯的这场战争不是他死就是她亡,而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放下屠龙的宝刀披上恶龙的魔衣。





2.特别

你是,很特别的人。

大学新生聚会上,托马斯.韦恩由衷说出了经常出现在雨果.斯特兰奇生命中的一句话。还没有成为后来在哥谭恶名昭彰的雨果博士的雨果只是对着他的同学兼最好的朋友莞尔一笑,算是尽了自己在社交场合中的一点基本礼貌。

因为托马斯远没有雨果本人更能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深意。

你是,很特别的人。你很聪明,因此你的才能不应该在母亲这里埋没。

你是,很特别的人。你是亚裔,是班级里活该被欺负到底的少数民族。

你是,很特别的人。你太优秀,生物制药的风险与苛责应该大包大揽。

然而像这样的特别雨果一点也不想要。

“你是,很特别的人。你就是你,一个令我无法理解但十分尊重的挚友。”

后来,每当雨果翻看他与托马斯.韦恩的合照时心底总会魔怔似的崩出这句实心实意的关照。

眼睁睁看着那些人害死他的时候雨的内心果不是没有过后悔,可是当他看着哥谭里与他一样“特别”的人越来越多时他又是由衷地欣喜。而这种欣喜远比他对托马斯隐秘而不可告人的情愫来得更加令他痴狂。须知,一个人活在世上的最大价值始终不是执著不放的某份牵绊,而是来自集体对他个人的接纳与认同。

所以,一切理解不了他的特别和哥谭特别的人全都该死。

“嗨,你们兄妹俩很特别,尤其是你的近景魔术。请问我能否有这个荣幸知道一位伟大魔术师及催眠师的姓名?”

某一天的晚间,一处响着怪异音乐的游乐园里已经成功接任阿卡姆疯人院院长的雨果惊喜地握住一位穿着牛仔上衣的少年的双手。在那少年的背后还站着一个黄毛丫头,她躲在她哥哥的阴影之下,双眼里写满了好奇。

“如果您并不觉得像我们这样穷苦人的的贱名污了您的尊耳,先生。我叫杰维斯.泰奇,这是我妹妹爱丽丝.泰奇,很高兴认识您。”

稚嫩而青春的少年少女似乎也从雨果欣喜若狂的眼神当中看出来同样使他们着魔的东西,两个人一起激动地回握了回去。





3.保护

维克多,不是那个拿着双枪在哥谭天天做迷之观众的维克多.萨斯,而是她的竞争对手,那个讨厌的冰枪男曾经朝她讲过:

她心中没有想要保护的东西。

萤火虫布丽姬特.派克第一次听完这话后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她果断打开了手上的喷火器朝他手上最新改良过的冰枪烧去。

他怎知她不曾良善?

她真心爱着她的三个哥哥,然而他们却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入火坑;她想主持正义,却弄到浑身疤痕遍体鳞伤;她想一死解脱,又因为雨果博士在科学上的执念苟活于世。

她愿与世无争,岂料世道害人,迫得她连半点改过自新的机会都没有。

“你烧我?即使你烧我,我也是要说的。”

急冻人维克多先是调节了一会儿他的武器,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回嘴道。

“蝙蝠就在外面,一个人突围要小心。”

布丽姬特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不过就是逼她先走的激将法她有什么可感动的。但心内腹诽归是腹诽,她还是一个人从后门溜走去找奥斯瓦尔德搬救兵。可惜这一次正义与邪恶的交战终归是邪恶运气不足,维克多到底还是受了重伤倒在病床上不省人事。

闻讯时布丽姬特默默解散了他们两人的小队成员,略施小计便被戈登关进了他也在的阿卡姆。她想亲自看着他好起来。

得了企鹅他们关照,脱了防火服穿上厚厚一层棉袄的她悄悄溜进了他所在的冰室。一连照顾他几天以后,他终于多了些属于活人的生命迹象,成功醒了过来。

有一天他中午做梦,口里喃喃地不知念着谁的名字。她猜测那是他的亡妻,于是坐在他床边的她也觉得是时候重新组织人手去哥谭放火找找乐子。就在她即将开门离开的那刻,她惊愕地从他口中听见了好几遍她的名姓。

罢了,布丽姬特一边合门一边想着,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便将是她与他持续这一辈子的状态,左不过如此了。

“现在,你就是我想要保护的东西。”

你护我一时,我便护你一生。





4.替身

摘除变声器与绿色防毒服的稻草人是韦恩医药集团里最年轻的心理医生乔纳森.克兰,这恐怕会大大出乎哥谭里一些人的预料。

逆光坐在书桌边的杰维斯小心翼翼地往眼眶上架了一副金丝花镜,整个世界瞬间在他黑黝黝的眼睛里明亮起来,乔纳森模糊的形象也在他戴上眼镜的时候具象化了许多。

“很好。”

最终,他用手中的羽毛笔在医院的从业人员名单上麻利地圈出一直默默守在他身前的短发青年的名字,满脸欣慰。

“你很像她,但又不完全像她。”

“‘她'?……是泰奇先生的妹妹爱丽丝吗?”

明知这个问题会将两个人之间现有的状况全盘打破,可乔纳森依旧遏制不住心底蠢蠢燃烧的欲念。

听完之后,杰维斯轻叹一声放下羽笔,少见的严肃了起来:“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我现在就想知道。”乔纳森执拗地绕到杰维斯那边,然后郑而重之的单膝跪地。他花了整整十年时间让自己成长到整个城市为他战栗的地步,他要证明他有能力也有资格护卫他最爱的人。

“那么,我亲爱的克兰先生,”被时间蹉跎到微驼的半老之人目光里不知何时变得苍凉一片。

“请问,你愿意做我的爱丽丝吗?”他修长的手指穿过乔纳森贴耳的棕色短发抚弥良久,彷佛单膝跪在他脚下的男人是他手里最华贵的怀表。

乔纳森猛然抬起自己的小臂拽下杰维斯拉扯着他头发不放的双手,双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他不相信他在他身边足足十年的陪伴依然抵不过那少女跳楼的一瞬。

“您是,认真的吗?”他不相信杰维斯与他数年如一日的相处竟全然都是为了填补那个早早逝去的女孩在他心底留下的空白。那他呢,谁又来医治杰维斯.泰奇留给他的心伤?

“你有一双很像她的眼睛。看着你在我身边完好无损地活着,就好像她还在我身边,我爱她,……”

“对不起,这一次,我不愿意。”

乔纳森出走前的冷冽目光完全在杰维斯的预期当中,因为印象里她离家出走投奔到雨果博士那儿之前也是用这样不复相见的眼神看他。杰维斯.泰奇所爱之人一个一个地先他而去,但哥谭里的疯帽子始终需要微笑。

杰维斯在乔纳森摔门离去的响声里剧烈地咳嗽起来,白到没有血色的手上全是他在完成逝去的雨果.斯特兰奇博士的病毒实验过后所留下的黑色毒液。

“但是我更爱你,我亲爱的克兰先生。”

所以,他不要他当他曾经在别人那里当过的替身。





5.孤双

不是每一个站在哥谭高楼上俯瞰风景的人都能承担随之而来一切。

比如一分钟前拔掉乔纳森.克兰氧气罐的艾薇.佩珀。

遍布全身的毒素改变了她的肤色亦改变了她的体质,身体衰老速度的延缓更像是造物主留给她的惩罚而不是恩赐。有太多的人先她而去,爱丽丝,布丽姬特,赛琳娜,塔比莎,芭芭拉,哈莉,瓦勒斯卡兄弟,爱着布丽姬特的维克多,背叛了索菲娅的维克多,奥斯瓦尔德,爱德华,两副面孔的哈维,从下水道里与她打招呼的杀人鳄,太多,太多。

安息之前,乔纳森将结合了爱丽丝、疯帽子、雨果博士,还有他自己的心血之作交给了她。一小罐在一秒钟毒死全城人不在话下的恐怖病毒。

坦白讲艾薇和乔纳森的关系算不上多好,甚至还有些沸沸扬扬流传在哥谭反派圈子里的旧怨。

一段时间里,疯帽子在哥谭里的离奇失踪严重刺激了这个向来沉默寡言的化学天才,他在哥谭里一系列无计划的频繁活动已经到了让向来愤世嫉俗的她都觉得过分的地步。

好几次她仗着一身化学药品免疫体质想代表所有反派同行规劝他几句,却反被他用镰刀打晕用铁锁囚禁在阿卡姆的花园。他一直说如果她下一次要是再敢惹他动怒,他就敢研发一种强效微生物型除草剂毒死她。

按理说他和她本应也成了仇敌才对,可实际上她却对他的一片真情极为怜惜。

至少,他的挚爱只是在病重时设计让他见不到他死去时过于难看的模样;而她则是眼睁睁看着她所爱的人嫁给一个不珍惜她的混蛋然后死在那个混蛋的怀里,她连把名字写在她墓碑上的资格都没有。

她看着失去杰维斯在哥谭里日益发疯的他就彷佛看见了被哈莉毫不留情抛弃掉的她自己,很难苛责。

比一无所有更可怕的是什么?是曾经拥有而后失去。

毒藤永远不会赞同稻草的理念,但艾薇.佩珀理解乔纳森.克兰的痛苦。

艾薇平静地抓住死去的乔纳森垂落在被外的一只手,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他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请问,你愿意做我的毒藤吗?”

他的心里只有杰维斯,一如她的心里只有哈莉。但多年的同病相怜终于在最后的几年异化出一种让双方都始料未及的联系。从安慰到相知,从相知到相守,他与她的感情都是时时在变。然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来得太晚,他发现的太晚,她体味到的也过迟。

“我愿意。”

艾薇将乔纳森冰冷的手塞回被中,清冷的眸底在一刹那化开释出内里的柔爱。

希望来生他与她能早些遇见,从此一生不负。



司机装堪称阿帽所有衣服里最帅的一套,形象设计非常贴和演员萨缪尔生活中本人了。

我原本以为侯爵兄妹只是我骨科雷达乱发作的脑洞,没想到第六集出了超大实锤。虽然前五集他俩之间的伏笔也超多,但是我还是万万没想到它就照着我的脑洞演了,这……,意外之喜!

而且看着这对儿的有关情节特别有种看哥谭疯帽兄妹前世生活的错觉。对爱丽丝.泰奇的死现在因为名姝里侯爵兄妹的痛苦生活我也释怀了不少,如果爱丽丝活着的前提条件是活成伊莎贝拉被迫送走亲生女儿的模样,死亡的确是她最好的归宿。

我们是朋友,不要爱上我。
                                 ——《哮喘》